第七百二十八章 一番交手-妖孽一家亲

妖孽一家亲

第七百二十八章 一番交手

c2017-4-24 23:22:13Ctrl+D 收藏本站

  这回,叶凡吸取了前次的教训,不与苗柔身体接触,而改为了游斗,以快打快,苗柔只感觉自己落无实处,找不着攻击的焦点,而叶凡却往往能将她每一招都轻易地化解开来,然后还有余力去攻击,苗柔越打越心惊,她实在没有想到叶凡这么厉害,她生平未见,两个人的差距,实在是太大了!

  而如果想要完成今天的刺杀任务,看来只要最后一次的赌命了!

  苗柔突然一下子攻势变得十分的猛烈,叶凡边边躲闪,抽空补一脚的时候,叶凡没想到竟然还能踢中,这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。

  苗柔不偏不椅,腹部猛间挨了叶凡这一脚,让她如遭电击,她侃劲咬着银牙,没让一口鲜血喷出来,将着她手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度,以不可思议的角度袭向了叶凡!

  叶凡没有想到,苗柔居然是故意让自己踢中,放弃守势来来攻击,这招果然够阴险毒辣的!

  可是那樱月匕已经到了他的跟前,叶凡避无可避,对着那刺来的匕首本能地挥出一拳!

  排云拳,同样是老头子教给他的绝技,他轻、易间不在人前使用,因为这一招威力实在是太大了,就算是一只皮粗肉厚的成年巨熊,叶凡也能将它一拳打死!现在情势危急,为了自保,他情不自禁地就使了出来!

  叶凡这一拳实实在在的打在了苗柔的匕首上,苗柔感觉一股排山倒海的巨浪向着自己当胸劈来,首当其冲的,撞击在了她的樱月匕上,紧接着,她便不可敢置信地看到了她的樱月匕开始扭曲,然后崩裂!精钢打造的樱月匕竟然在那一击之下,被打成了碎片!

  苗柔心中惊骇莫名,她很难想像,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将她使用多年的樱月匕给打成这样,可是她来不及细想了,那股惊天的气势破开樱月匕之后,速度不减,对着苗柔当胸袭来!苗柔只来得及挥出一掌,整个人使被那股漫天的拳风给吞没了,‘澎’的一声,苗柔结结实实地受了这一拳,整个人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,飞了出去,一下撞在了那大树一处树干身上,轰的—声,大腿般粗细的树干一下子被折断,苗柔掉落地上,人事不知。

  叶凡摸了摸下巴,懊恼地想到,这下玩过火了!

  快步来到了苗柔身边,入眼处,,苗柔胸口处,一个硕大的拳印显然跃入眼帘,触目惊心的伤口!正汩汩流出来的鲜血!

  本想留她活口的,没想到自己竟然用了这招啊。

  怎么办?现在弄成这样子,看来自己今天是白费劲了,什么也没查清楚,就把人打死了,看来自己对于力量的保用还不到位,下手太重了。

  干脆把她丢到悬崖下一了百了?叶凡忽然冒出这个奇怪的念头,他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  “她还没有死。”突然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。

  叶凡惊回头,却看到了那个欠扁的图图正酷酷地走来。他身后十几米远的地方,停了他的悍马。

  叶凡用手在苗柔鼻子上探了一下,果然还有微弱的气息地,看来她的确还活着。

  这样都不死?她的身体也太强悍了吧?

  “你怎么知道她没死?”叶凡转头问图图。

  “猜的。”图图很干脆地道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  “你和她动手的时候。”

  “这么说你全部看见了?”

  “是。”

  叶凡:“……”

  “你的车上有没有止血的药物?先帮她止血吧,别叫人给流血流没了。”

  图图没有说话,而是回去把车子直接开了过来,从车上抱出了一个大箱。

  叶凡眼睛一亮,没想到龙女连这个都给自己准备到了,她对自己可真是细心无比,可惜,她从来不会对叶凡表露出来,而叶凡从来也都只是默默记着。

  有时候,一个人对你好,就只是单纯地想对你好,不图回报,不为别的,不是吗?

  叶凡不知道,但是他知道,苗柔暂时死不了了。

  他从箱子里掏出了一个瓶子,从中倒出了一些药粉,涂在了苗柔那个大伤口上,他明显地感觉到了苗柔身体触动了一下,也许是因为这金创药药性太烈,不过她还迷着,应该没有多大疼痛才是。

  简单为她包扎了下,期间,不免又和她肌肤相亲,叶凡感叹她皮肤的弹性,心中忽然冒出一个荒诞的想法,如果能有机会和这样一个冷面美人发生那种关系的话,那会不会很刺激?

  图图不解地看着叶凡,想说什么,但是始终没有顺出口。

  “你想问我为什么要救她对吗?”叶凡淡淡地道。

  “是。”图图并没有掩饰。

  “其实我也不知道。”叶凡说的是真话,这个苗柔发誓要天涯海角追杀他,而且还说对自己有深仇大恨,看自己眼神时,明显与别人不同,那是仇恨的眼神,按理说,她一心想要杀自己,自己应该毫不犹豫杀了她才对,可是为什么会有不舍的感觉?

  说不清,大概是因为太想知道她究竟与自己呢什么仇吧?叶凡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。

  “你把她送去燕京医学院,交给慕容林医生,要他无论如何想办法救这个女子。”叶凡吩咐道。

  图图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破天荒地问了一句,“要不要用我的车?”

  叶凡笑道:“我还是习惯开我的这辆别克。”

  “哦。”图图没有再多说,而是很不雅地扛起了苗柔,就往悍马车走支。

  “喂,等等,你把她放下。”叶凡大为头疼地道。

  “哦。”图图很听话地把苗柔从肩上摔了下来……

  苗柔那才止住的伤口又流出了鲜血,叶凡仿佛能听到睡梦中的苗柔发出的惨呼声。

  叶凡三步来到了苗柔身边,将她拦腰抱起,小心翼翼地地放入了悍马车内。

  末了,对图图道:“到燕京医学院后,你叫医院的工作人员来把她抱下来。”

  图图点了点头,没有多多说话,就开着悍马走了。

  等他走远,叶凡才在心里暗想: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啊,这么一个大美人,他能把她当货物一样,说扛就扛,说摔就摔,难怪只能当杀人机器……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