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六章 星星已经陨落(八更)-妖孽一家亲

妖孽一家亲

第七百五十六章 星星已经陨落(八更)

c2017-4-24 23:23:41Ctrl+D 收藏本站

  “无明,一路走好……”叶无道有些神伤,他知道,那个星星已经陨落,以后再也不会再见到他了。

  就在刚才,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孙子给自己打来电话,他说他已经重新回归叶家了,问自己的意思。

  自己能有什么意思?这个小鬼,都自己作了主还来问自己做什么?

  叶这有,他这辈子是不会公分母回去了,但是叶凡不一样,他从来没有得到过叶家的恩泽,他应该得到叶家的比附,他回归叶家,也无可厚非。

  但是叶凡告诉他,他之所以会改变主意,是因为叶家的一个人,这个人,就是让叶无道很矛盾的人。

  当年,是这个人将他扫地出门,整隔多年,这个又想重新如他回来,可是他回得去吗?

  自己那个牍孙子似乎心情很压抑,而且还叫自己看开些,如果可以,就原谅那个人吧!

  叶无道本来想尽况些什么,可是叶凡却突然道,因为那个已经不在人世了……

  叶无道手中电话掉落,重重地坐在了椅上,不在人世了?怎么会这样?

  他心情很矛盾,他感觉好像推动了什么,这些年来自己一直坚守的一些东西在这一刻,似乎变得没有意义了,他不知道现在他是什么感受,但是他知道,刹那间,他有过那么一占失神。

  是啊,那个人都已经死了,他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?难道他要带着他心中的恨进入棺材吗?

  这一夜,叶无道独自在秋风中站了一夜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……

  与些同时,和他一样睡不着的,还有很多人。

  其中,燕教悌就是其中一个。

  他也是呆呆地望着八空,眼神没有焦点,在外面一站,就是几个小时。

  忽然,他感觉到有人轻轻给他披了件衣裳。

  他没有回头,他知道这人是谁。

  “爷爷,外边风大,您别伤了身子……”说话的人,是燕无缺。

  燕教悌缓缓收回了没有集中的目光,叹了一口气,道:“说到底,叶无明是个值得人尊敬的对手,无缺,你准备一下,我要给叶无明上一柱香。”

  燕无缺一惊,急道:“爷爷,我们和叶家的关系……现在不好去叶家吧……”

  他说的没错,他们燕家已经和叶家势如水火,如果现在他们去叶家的话,那叶家人恐怕会误以为他们是故意来找事的,肯定会对燕家的人发起总攻。

  现在,换届在即,毕竟不是争斗的好时期,现在燕京所有的人都不敢动,换届没有开始,谁动谁就会死得很惨。

  燕孝悌当然知道他孙子的意思,他摆了摆手,“叶无明说到底也是一条汉子,叶家在他手上没有吃过亏,就算是当年我们和另外几个家族联手对付叶家,他也能明智地选择舍弃当时正如日中天的叶无道,而现在,竟然还能放下成见去找叶无道和他孙子,这份真知卓见就是我所不及的,他是一个真正的智者,我不如他啊!”

  燕孝悌似乎很是感慨,神情很是哀伤,但是燕无缺却是不以为然,爷爷未免言过其实了,叶无明真这么厉害的话,叶家怎么会越来越没落?

  他虽然死了,但是他却给叶家留下了无存的隐患,叶家后人,将面临着内斗的风险,而到那具时候,等他们斗得两败俱伤,燕家再及时出手,叶家从此就会被他们永远地踩在脚下!

  叶无是且,说到底,不过是一垸家之磁罢了……

  不过这些话,他只是想相罢了,他可不敢当着爷爷的面说出来,他知道,爷爷这一生中,从来不会轻易轻视每一个对手,叶无明的死,对爷爷来说,大概让他产生了孤独寂莫的感受吧!

  人在到了一定年纪之后,通常都会有这样的感受,而由于他们年历大了的原因,他们最害怕的,往往主浊孤独寂莫了。

  燕无缺以为他很了解他的爷爷,但是他其实一占也不解他,最起码,燕孝悌跟他说那一翻话就是出自真心实意,在他心目中帝国有数的几个老人中,叶无明和叶无道是他最大最强有力的对手,其他诸如刘老魏老等人,虽然曾经在位置上过,但是他们当年上位或多或少都有着燕家的影子在内,而叶叶家这两兄弟,却是实实在在凭着他们的本事一步步上位的,这一点,就很让燕孝虚脱佩服。

  燕孝悌无奈地看了自己孙子一眼,无缺到底还是太年轻了,年轻人就会有一个通病,那主是心高气傲,很难听得进去别人的意见。

  现在有自己有,还可以不时提点一下他,如果哪天自己也撒手西去,以无缺这性格,能就会得了将来可能的动乱局面吗?

  不行!趁着自己这把老骨头还没散架,要尽早为无缺铺平道理,就算自己要走,也走得安心了。

  “无缺,你去准备一下案台,我要当着明月给叶无明上一柱香。”燕孝悌心中已经下了决心,不管怎么样,这次揣届选举,一定要让无缺能够上位!

  燕无缺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敢情原来爷爷要在这里给那叶无明上香,这个好办。

  燕无缺很快就弄好了香炉和案台,燕孝悌很前程地点了三根香,插在炉中,对着当空繁星明月,却是什么话也没说。

  下人看到了一幕,颇感奇怪,今天又不是八月十五,老爷子拜月亮作什么?

  上完香之后,燕孝悌心中默默感情了一翻就对着燕无缺道,“叶无明陨落,而叶无道又远在骊山,现在的叶家,已经是群龙无首,无缺,将下来你打算怎么做?”

  燕无缺知道,这是爷爷在考他,看他的应变能力以及决策能力。

  难道爷爷准备把家主的位置传给自己了?

  燕无缺强自压下心头的狂喜,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话,很有可能会影响到自己今后的前程。

  想了会,燕无缺小心翼翼地道:“叶无明既然已死,叶无道又不出来主持,叶家必定会一盘散少,我们何不趁着这个机会,将他狠狠打压下去?”

  燕无缺已经想了很久,觉得已经没什么漏洞了,这才对着爷爷说道。

  “无缺,你跟我来。”燕孝悌脸沉似水,看不出来任何的表情,他背着手,径直走了开去。

  燕无缺心中一跳,难道自己回答错了?让爷爷感觉失望了?可是自己到底哪里错了?按照日前的发改势来看,趁叶家没有站稳脚根,狠狠地给他一个沉重的打击,这一步,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错啊!

  燕无缺心中忐忑,也快步跟在爷爷的后面。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