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六十三章 隐士高手?-妖孽一家亲

妖孽一家亲

第八百六十三章 隐士高手?

c2017-4-24 23:29:16Ctrl+D 收藏本站

  叶凡狐疑地看着张千秋离去的方向,刚才自己明明是感应到了一丝杀机,而且还是很浓烈的那种,以叶凡多年杀人的经验,如果不是杀过千百个人,是不会有这样强烈的杀机的。

  难道那个张千秋还是个隐世高手?

  叶凡摇了摇头,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如果他真是隐世高手,会任凭自己这样胡作非为?而且还会被人暗杀十余次,都由老布替他解决暗杀之人吗?

  叶凡想不明白,干脆不去想这些了,这才将注意力放到了已经瑟瑟发抖的汪小阳身上。

  从天地一号里出来的张千秋没有再回天字一号包间,而是坐上了一辆悍马车,车内,早有一个男子等候在内。

  “你的那些手下呢?”车内的男子脸色有点阴沉,等张千秋上车之后,他便发动了车子。

  “哼,一群废物,这么多人连一个人都对付不了,要他们何用?”张千秋显得很恼怒。

  “老布呢?他怎么样?”男子显然更关心老布。

  “他已经受了内伤,不过死不了。如果不是看在他是我从组织上带出来的,我真想做了他。”张千秋恶狠狠地道。

  “或许你可以用另外一种眼光来看待今天的事,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,老布肯定知道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说不定他就会练组织上那种神秘的功夫了呢?”

  “你是说‘血盟大法’?他真的有决心练?”张千秋惊奇地问道男子。

  男子嘿嘿一笑,道:“以我对老布的了解,他多半会这样去做,他表面上看是一个正直的人,其实他内心比谁都要高傲,他绝不允许别人比他强,对于这一点,你不是一直都知道,而且还做得很好吗?”

  ‘血盟大法’,是组织上的一种秘术,知道这种秘术的人不多,而且,练习这种秘术的人更加少了,只因为这种秘术练习起来十分的痛苦,乃是用人的鲜血来做引子,据说练习这种秘术的人每天都要饮别人的血一次,而他自己也要放出一两斤的血来,以达到去精粗存精的效果。

  可以说,这是一种十分残忍十分变态也十分痛苦的秘术,在组织中,练这种秘的人,不会超过五个人,而且过一段时间,当他们完成任务的时候,通常都会死去,因为,但凡练习这种秘术的人,是以燃烧自己生命为代价,通常活不会超过一年。

  所以,这也是组织中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肯学的原因,只有培养的一些死士,在遇到重大任务的时候,才会考虑牺牲一部分的死士,让他们学习,从面能够顺利完成任务。

  现在,男子说老布肯学这种秘术是有理由的,这个男子对老布的了解甚至超过了张千秋,所以,他说这话的时候,张千秋丝毫没有任何的怀疑。

  张千秋在听了男子的话后,哈哈一笑,道:“不错,老布确实是一个性格很骄傲的人,组织中除了那个超然强者的存在之外,他不会服任何人,所以在他面前,我一直都扮演着一个弱者的身份。”

  说完之话,张千秋就在脸上一抹,片刻功夫过后,竟然现出了另外一张面容来!

  而这张面容,从额头到嘴唇,有着一道长长的刀疤,触目惊心的刀疤!

  如果给田鼠或者方彪等任何一个青衣社的人看到这一幕的话,都会忍不住高声大呼起来,这个人竟然是青衣社的社长何铁生!

  他居然同时扮演着两个人的身份!而他,真正的身份,到底是张千秋还是何铁生?这个,无人得知,唯一知道的一点,就是他变成了何铁生之后,眼中射出的光芒,明显地变得有实质多了!

  而那个开车的男子,却对这一切见怪不怪,似乎他早就知道了一般。

  “我们现在要去哪?”何铁生道。

  “当然是青衣社总部。”男子面无表情地道,今天天地一号里上演了这么一出好戏,难道要错过吗?

  何铁生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道:“我当然知道现在要回总部,我的意思是说,难道你也要去青衣社?毕竟你的身份比较敏感。”

  男子嘿嘿一笑,道:“最近组织上好像对我们很不满啊,据可靠传闻,组织上已经决定派另外一个魁首来接替我的位置,对这点,你怎么看?”

  这两个竟然就是神秘组织‘血盟’的成员!而这个男子,正是在华夏国的负责人,魁首!

  何铁生身子一凛,他断然摇头道:“小道消息,不足为信,我和魁首先生合作了这么多年,我自然是对魁首马首是瞻。”

  男子忽然把车子停了下来,眼睛注视着何铁生,好像是想要把何铁生的心给看个透彻。

  何铁生毫不避让地迎上了他的目光,颇有一副男子汉大丈夫,无愧于天地的豪迈之情。

  “我当然相信你!”男子忽然哈哈大笑,然后猛然间发动了车子,快速向前驶去!

  车子很快在青衣社总部附近的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停了下来,但是车子上两人谁也没有下车,何铁生知道,魁首不会无缘无故来找他的。

  果然,车座上的男子默默抽了一根烟之后,对何铁生说道:“小泉一夫已经来临海了,正在秘密调查小泉次夫死的事情,这几天我们做事情必须要谨慎。”

  小泉一夫不像他那个脓包弟弟那么无能,他在组织中可是个狠角色,是当年在华中最有希望夺得魁首的人选,不过,后来还是被自己用手段夺了去,所以,他的到来,让魁首感觉到了一丝压力。

  何铁生当然也知道小泉一夫和现任魁首之间的事,但是为了组织上分派下来的任务,他们不可能公然反目,所以何铁生倒是不太担心小泉一夫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。

  “他是来接替小泉次夫和司空集团谈判的吧?”何铁生问道。

  “不错,现在各方面还在恰谈当中,不过最近遇到了一些问题。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男子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。

  “哦?难道他敢公然违背组织的意愿?”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