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1章 美人承欢-妖孽一家亲

妖孽一家亲

第1021章 美人承欢

c2017-4-24 23:37:29Ctrl+D 收藏本站

  嫣然姐玉指又在叶密云额头上乱点,叶凡心中大喊冤枉,我可从来没有这么想过的啊!

  不过,嫣然姐的话倒是提醒了他,想想如果美女公寓里面全部都住进来了临海市的超级美女的话,那只有他一个男的,他还不相当于古时候皇帝的待遇?

  到时候恐怕真的就是左热拥右抱,美人承欢了!

  “那嫣然姐,你到底是答不答应我啊?”叶凡可不管她这么多,出声叫道。

  “答应,姐姐当然答应你啦,而且,嫣然姐住进去之后,保证将里面所有的女人都帮小凡你追到手中!怎么样?”

  嫣然姐笑眼吟吟地看着叶凡,叶凡被嫣然姐说得肉牛满面,嫣然姐,你对我太好了……

  但是,嫣然姐说的是真的吗?叶凡可没有笨到当真的地步,于是便和嫣然姐说笑了几句,便匆匆而走了。

  因为他今天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,而这件事,还不能让叶凡明目张胆地去做,以免打草惊蛇。

  所以,思来想去,叶凡还是化身为樊叶,然后就大摇大摆地打上了德云庄园里去了。

  于是这才有了管家福伯急忙找诸葛孔华,而叶凡却悠哉地坐在大堂里品茶的一幕。

  此时,诸葛孔华在几个黑大汉的拥护之下,从偏厅里风风火火而来,人未到笑声先到。

  只听得他哈哈大笑道:“我听说有贵客到访,不曾想怠慢了贵客,真是见笑了。”

  诸葛孔华快步来到了樊叶面前,抱了抱拳,一脸诚恳地说道。

  只是他说话的时候,却是不住地用眼睛上下打量着樊叶,以期能看出点什么来。

  但是他只来得及匆匆瞥了一眼,叶凡便没再给他机会,叶凡站了起来,冷笑着道:“你就是这里的主人,猪哥孔华?”

  “我就是诸葛孔华,不知道尊驾是……”诸葛孔华想破了脑袋,也想不出自己什么时候见过此人,但是他为什么会给自己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?

  “嘿嘿,猪哥少爷,我樊叶不请自来,而且还打伤了你这么多手下,你应该不会怪罪我吧?”

  叶凡直盯着猪哥孔华的脸看,可惜的是,猪哥孔华好像涵养很高的样子,听到叶凡说这话的时候,一点都没有生气,好像这事根本不关他的事一样。

  猪哥孔华笑道:“我这些手下都是酒囊饭袋,平时总吹自己多么多么厉害,我早就想找人教训教训他们了,今天多亏了樊叶兄弟出手,倒是省了我一桩心事。”

  猪哥孔华说完之后,便吩咐道:“福伯,准备上好的茶水,好好招待我们的贵客。”

  福伯满脸疑惑,少爷怎么改脾气了?都被人欺负到门上来了,他为什么不反抗?

  不过看到少爷和那人谈笑的样子,福伯还是很快速地答应了一声,便匆匆下去了。

  不一会之后福伯张罗着给双方重新看茶,双方重新落座之后,猪哥孔华频频举杯为叶凡斟茶,样子好不亲热。

  而叶凡也是来者不拒,喝茶而已嘛,又不是喝酒,怕它有毒吗?

  猪哥孔华突然笑道:“听说樊兄弟在我庄园里埋了二十多斤的炸药?有没有这回事啊?下人们胡说的吧?”

  他问得很随意,好像就是在聊家常。

  叶凡也是很随意地道:“哦,你说的是这个吗?就当做是我给猪哥兄的一点见面礼,不成敬意。”叶凡说完之后,便真的拿出了一个微形遥控器,就那样摆在了猪哥孔华面前的桌子上。

  诸葛孔华眼皮子猛地跳了一下,福伯说这件事情的,他还真没太在意,现在他只不过是把话随便那么一说而已。

  可是没有想到,这个樊叶还真的能掏出一个遥控器出来,难道他还真的在自己庄园里埋了炸药?

  他是一个疯子吗?他现在摆出这个样子来,他是有持无恐吗?

  猪哥孔华还没有动作,他身后的一个彪形大汉猛地蹿了上来,一把就向桌子上的那个遥控器抓了过去!

  他可是这个庄园里的保镖头子,这个庄园里的防卫措施直接由他负责,现在被叶凡直接打上了门来,他却是束手无策,而且还被对方给埋下了炸药?

  这叫他的脸面往哪搁?叶凡拿子网遥控的第一时间他便想将其销毁,然后拉起人马将叶凡狠狠毒打一顿!这样,才能让他挽回一点颜面。

  他出手如电,讯速无比地向着桌子上的那个遥控器抓去,只是在他就要得手的时候,那个遥控却是一下子不见了!

  保镖头子再看的时候,却原来已经又到了叶凡的手里,叶凡手中上下不停地把玩着那具遥控,似乎是自言自语地道:“猪哥少爷,你说我这么一按下去的话,会怎么样呢?”

  他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?

  猪哥孔华摸不准,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!他便道:“樊兄弟,你就直说吧,无事不登三宝殿,你今天光临寒舍,到底所谓何事?”

  “我为什么而来,猪哥少爷你不知道?”叶凡把玩着手中的物事,很随意地问道。

  “还请兄弟明言。”猪哥孔华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怒气。

  “今天在临海公园里和临海医院里发生的事,相信猪哥少爷应该不会说不知道吧?”叶凡满脸友爱的笑意。

  他这是以退为进,进一步观察猪哥孔华的反应。

  猪哥孔华心里一个咯噔,难道这人是不是段长春派来的,而是叶凡派来的?

  如果是段长春的夫的话,他肯定不会明知故问,那么,只剩下最后一川可能了!

  想到这里的时候,猪哥孔华反而是笑了,跟自己耍这样的把戏,你还嫩了点!

  猪哥孔华不答反问道:“不知道,叶凡和尊驾是什么关系?”

  叶凡一愣,心中暗骂,果然是个狐狸,这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尾巴,不过叶凡却不想和他继续这个话题,便道:“似乎是我先你问题的吧?”

  “好!”猪哥孔华道,“我可以告诉你的是,白凤的事情是段长春的人干的,至于王教练的死,我就无可奉告了,你可以回去将我的话转告叶凡。”

  叶凡眉头一皱,“段长春是谁?”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