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39章 欣喜若狂-妖孽一家亲

妖孽一家亲

第1039章 欣喜若狂

c2017-4-24 23:38:25Ctrl+D 收藏本站

  叶凡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,可真是欣喜若狂,一直以来,傻妞都是他的一心病,同时心里也觉得有些惭愧,老头子将她托付给自己,但是自己却没有能陪着她在燕京治病,只能将她交给慕容老院长代为看管,叶凡觉得自己对不起老头子更加对不起傻妞。

  好在无论是慕容林还是慕容雪,都对傻妞和乐乐都很照顾,这一点,让叶凡大是感动,他想着过些时日,等自己忙完手中的事情了,就会去燕京,看一下傻妞,和那个爱他恨他的人。

  想到了慕容雪,叶凡心中一痛,他混迹花丛,一直寻求的是片叶不粘身,只是可惜,某些人爱上自己,但是自己却不能给她一个完整的幸福,那自己还能再次地伤害她吗?

  或许,彼此永远都不要见面,才是最好的选择吧?

  但是这个女人,还是给自己带来了惊喜,她将她的研究成果毫无保留地用在了傻妞身上,看得出来,她已经是很用心了,脑膜嫁接法,可想而知,要想成功,难度是何其的大。

  唉,如果以后有机会再当面谢谢她了。

  叶凡只能这样想着,傻妞的康复到来,这的确是一个好消息,但是胖子同时也给叶凡带来了一个坏消息。

  那就是叶凡拜托胖子去找古武协会会长的事情,叶凡本来以为他早就已经解决了,毕竟胖子的身手他可是知道的,但是没想到的是,胖子始终没有找到这个人。

  没找到这个古武协会的会长?叶凡也是有些意外,不守胖子却是告诉他,自从古武协会的人被叶凡给打了一顿之后,古武协会就萎靡了下来,大师兄铁光头死了,出了这样大的事情,但是那个会长却是久久不见现身,而古武协会这时候,已经成了一盘散沙,从此一蹶不振。

 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叶凡皱紧了眉头,那个会长没有出现,也就是说,自己身边随时可能会存在着一枚定时炸弹,这个的确不是什么好消息。

  而叶凡也将他找胖子的目的给说了出来,今天晚上猪哥孔华就要在德云庄园开精英交流会了,叶凡隐隐感觉,这可是一个大坑,会有什么阴谋不得而知,叶凡要胖子秘密带人守着德云庄园,如果有什么异动,马上带人强行清场!

  这样虽然很野蛮,但也是最安全有效的。

  听了叶凡的交代,胖子以骂咧咧的,不过叶凡却不难看出,他眼中兴奋的光芒,这小子也是渴了许久了。

  叶凡使劲拍着自己脑袋,将这些事情在脑子里理了一遍,感觉也没什么批漏了,刚想拿起手机给胖子去一个电话。

  这时候,他的房间门却是被敲响了。

  “谁?”

  叶凡叫了一声,难道是胖子?他也和自己一样睡不着吗?但是胖子什么时候改了性子了?叶凡记得胖子以前进自己房间从来都是蹿门而入的。

  房间门外没有任何响声,但是还是很有节奏地轻轻敲了敲。

  到底会是谁呢?

  叶凡光着膀子,穿阒一双大大的拖鞋,便去打开了房门……

  入眼处,是一张笑意吟吟的脸……叶凡看到这人,一下子就懵了!

  小琼鼻子,柳叶眉,水蜜眼睛瓜子脸,樱桃小口一点点,再配上她那特有的神情,那眼神,那气质,不是柳琴是谁?

  “怎么?不欢迎我?不打算让我进去坐坐?”柳琴笑意盎然。

  “哦,当然欢迎。”叶凡连忙大开房门,让柳琴进入。

  柳琴进到房间之后,随即便直接在那一张超级大chuang之上一坐,两腿之间的春光很自然地就点点了出来。

  她穿的是迷你超短裙,外套超长肉色丝袜,将她那浑圆有致的大腿给勾勒得淋漓尽致,叶凡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……隐可见的是,里面好像是粉红色的……

  “你把门关上。”正想往这边走来的叶凡,却听到了柳琴忽然间说的这句话。

  叶凡心头一跳,痴男怨女,独处一室,她还坐在自己大chuang之上,一上来,就要自己关门,这是什么情况?

  只怕又是一片天雷勾地火的景象,这不是和上次丁苒那丫头一样一样的吗?

  唉,不管了,虽然这个女人有些麻烦,自己一直不想和她有过太多的纠葛,不过她既然自己送上门来,作为一个正常泊男人,在一个大美女面前很难到憬如止水的……

  在柳琴说了关门之后,叶凡便讯速地将房门给关上了,然后他便一下跳到了chuang上,这张大chuang的弹性刚刚好,让他又跳了上来。

  叶凡刚想有所动作的时候,就看到了柳琴却已经站了起来,坐到了对面茶几上的凳子上面去了。

  什么?难道她不是这个意思?那自己岂不是表错了情?

  叶凡顿感老脸通红,好在自己刚才也没有说出什么过于轻浮的话来,心中暗自侥幸着。

  “你头还痛吗?”柳琴给自己点了一根烟,一副大姐大的派头。

  “哦,是有点,所以我才上chuang来想补一觉的。”叶凡欲盖弥彰,这个借口有够烂的,不过他心中忽然一动,抬头惊疑地看着柳琴,“你知道我喝酒?”

  “当然知道了,不然你以为你是怎么来这里的?”柳琴没好气地道。

  “原来是你送我来开的房啊?”叶凡心中释然,“但是昨晚我怎么没印象见过你?”

  “那时候你已经醉了。”柳琴想到了昨晚叶凡醉酒的样子,就忍不住一阵好笑。

  原来,昨天晚上,叶凡把干翻在地之后,他自己也已经醉得一塌糊涂,但是他还要喝,于是他就大喊着要舞女来陪酒。

  此时他们桌这边地上已经放满了啤酒瓶,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喝了多少,但是却没有一个舞女敢上前去招呼他这位客人。

  只因为,在这种场合里,醉酒可是常有的事,而客人一旦醉酒之后,往往会做出一些很不符合他身份的过激动举动出来。

  就在前两天晚上,这所酒吧里就有一个醉酒的客人,叫了一个舞女来陪,由于他喝多了,当时也不知道那个舞女怎么着了他,他就抓着那个舞女的头猛地往桌子上撞,直把人家娇滴滴的小姑娘给撞得个头破血流的,好不残忍。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