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36章 更加的不要命-妖孽一家亲

妖孽一家亲

第1336章 更加的不要命

c2017-4-24 23:54:0Ctrl+D 收藏本站

  燕无缺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这两大瓶子酒,他不禁有些踌躇起来,在京时候,他除了有千手观音之称之外,同时还有着千杯不倒的美称,京城几大少,就属他酒量最好,他还曾经夸下海口,能够把他燕无缺喝趴下的人,还没有出生。

  这当然是他年少轻狂时候的戏言,可是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了,他酒量确实是不错,至少在他那个圈子里,他可是数一数二的主。

  可是酒量再怎么不错,再怎么千杯不倒,那可是要看怎么个喝法了,现在这一下子就喝四斤,而且这可是八十多度的烈酒啊,可想而知,这两大瓶酒下去,会是个什么结果。

  看着燕无缺迟迟不肯举起酒瓶,那边的胖子举着鸡腿,遥遥相对着燕无缺,冷嘲热讽道:“怎么燕大少,不会是输不起吧?还是你喝不了?只要你开口说一声,干脆就喝一瓶算了,大家都是熟人,何必往死里整?”

  胖子没心没肺地说着风凉话,自己却是随手抓过了一瓶酒来,一骨脑儿打开了盖子,啃了一口鸡腿之后,便当即对了一口烈酒,边吃还边夸张地大叫一声,好酒!

  大凡高官子弟,身上都不凡一个通病,目中无人倒不至于,但是一身傲气那是大多都有,燕无缺那就更不用说了,他的傲气在京中是出了名的。

  现在听到胖子说这些话,虽然他明知道是胖子故意用话来挤兑他,可是他就是不得不上套。

  他冷哼了一声,轻蔑地看了胖子一眼,当下便拿起了一瓶子烈酒,一仰头,便咚咚咚地倒进了口中!

  难怪燕无缺有千杯不倒不美称,就他这喝酒的派头,这样的胆气,这样的傲骨,谁能够像他这亲的豪气千云?

  听着他那咚咚的喝酒之声,第九纵队的人无不骇然变色,队长这怎么喝酒感觉像是喝白开水呢?要知道,这可是八十五度的烈酒啊,这样猛烈地灌下肚去,肚子不会被灼烧吗?可是看队长那面不改色的样子,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,第九纵队的人由最开始的担心,随着燕无缺酒的下肚,却是变成了疯狂的崇拜,不愧是他们的队长,这样豪气的喝酒,果然够派!

  而青蛇则早已经是眼睛满含柔情地看着队长,如此的男人,才是她青蛇想要终生追随的男人。

  一瓶酒下肚,燕无缺的肚子之中其实早就是翻江倒海了,八十五度的烈酒,猛烈地撞击,不擦出点火花来,那是不可能的,燕无缺感觉肚子里有一团团火苗在燃烧着,可是他却是凭借着自己深厚的真气,强自压了下去,虽然他内力不凡,可是要想以内力压住酒气,那也不晃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  现在头脑还算清醒,可是如果真喝多了,如果酒气反扑的话,那自己就算再内反深厚,那也只有酒醉一条了。

  “啪”地一声,燕无缺将酒瓶子重重地摔在了桌子之上,而他现在看起来,是面不红,气不喘,好像什么事也没有一样。

  “燕大少果然是好酒量,两斤装的一瓶酒,居然一口气就干完了,实在是令人佩服。”

  胖子依然是啃着鸡腿,喝着小酒,优哉游哉的样子,说着不要钱没涵养的话语。

  “哼!”燕无缺冷冷地看着他,一阵酒意上来,燕无缺连忙用真力止住,强行压了下去,这酒实在是太烈了,后劲十足,刚才喝的时候没感觉什么,过后才发觉这酒是那样的带味。

  啪啪啪,场上忽然响起了三声轻轻的巴掌声,燕无缺转头看去,便看到了叶凡那笑咪咪的脸。

  “燕大少果然是酒量不凡,不过,似乎还差上一瓶吧?”叶凡说完之后,便是一指桌上开着的另外一瓶。

  燕无缺眼皮子一跳,心瞬间就沉了下去,这个混帐,不若就此开战罢了!

  叶凡的话刚一落下,那边的胖子马上接过话头,道:“小凡凡你这可就错了,燕大少可是千杯不倒,这点酒算什么?而且,他可是从来不会劝酒的,这在京城时候,圈子之内谁都知道,你就放心好了。”

  叶凡一脸的犹豫,道:“话可不能这么说,这可是八十五度的烈酒,普通人谁受得了?燕大少可是我们的老朋友,差不多就得了吧?难道还真的想把他往死里整吗?”

  叶凡说这话的时候,是绝对的真诚,甚至连他身旁的柳琴也是一脸诧异地看着他,叶凡这是怎么了?怎么反而替燕无缺说起话来了?

  那边的青蛇不明所以,她也怕队长喝太多了,便就坡下驴道:“对啊,队长……”

  燕无缺摆了摆手,眼睛冒火地看着叶凡,青蛇以为他听进去自己的话了,便也就不再开口说话,可是没想到燕无缺却是忽然一下子又端起了桌上的另外一瓶子酒,一把就对准了自己的嘴巴,又是倒头狂饮!

  “队长!”

  青蛇和第九纵队的人都是无比惊诧地看着燕无缺,队长这是怎么了?对方明明都说了喝一瓶得了,他怎么还真要喝两瓶?

  叶凡和胖子都是很默契地相视一眼,谁也没有说话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  燕无缺强忍着心中的灼痛,肚中翻江倒海,可是却比不上心头的怒意,他暗暗发誓,今晚不弄死姓叶的,他誓不为人!

  刚才,叶凡和那个陈家胖子明显是一唱一喝,故意把话激他,可是他却是没办法不上套。

  他骄傲的性格决定了他绝不能容忍被别人轻视,就算他真的喝酒了,他也一样会毫不犹豫地将另外一瓶酒给干了。

  设伏的最高境界就是,让你的敌人明知道那里有圈套,可是对方却就是不得不入套。

  燕无缺此时就有这样的感觉,胸口像是被人打了一记闷拳一样,极其的难受,可是还不能直接打回去,这样的感觉,令他很不爽。

  这一次,燕无缺心中含怒,因此喝起来又急又快,更加地不要命。

  一瓶酒喝下来,又是一口气直接干完,并且不带喘气的,前后用时不到十秒……

评论列表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