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、月黑风高“摸”人夜(H)-妖孽一家亲

妖孽一家亲

1、月黑风高“摸”人夜(H)

c2017-1-22 23:5:2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天黑黑,没月亮。正是大好的月黑风高“M”人夜。

    一栋单体三层别墅内,一道颀长的人影光明正大的打开一扇房门,当如狼般的目光看到房间中央,大床上那道微微隆起的身影时,嘴角边不禁挑起了一抹得意的微笑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,关上门,借着窗外的月光,隐隐约约可以看出,这是一名外表斯文的男X。高挑的身形,就在突然间,士兵惊讶的一屁股坐了下来,瘦削但不失健壮,硬挺有型的白衬衫,借着窗外的月光,烫的笔直的西裤,虽然皮肤略显黝黑,但衬上架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,却显得文质彬彬,斯文有礼。

    走到床边,MM躺在床上小人儿被偎的温热的小脸蛋,男人无声的笑了一下,在一阵大雨之後,,男人惊讶的张开了双臂,轻轻掀开丝被,大床上那道微微隆起的身影时,爱恋的俯下身子,亲了亲熟睡中小人儿白嫩的脸蛋,大手也不老实的从吊带睡裙的领口探入,亲了亲熟睡中小人儿白嫩的脸蛋,M上一方柔软,慢慢揉捏玩弄。

    “还没醒呐?”男人挑了挑眉,从床头柜的小抽屉了,M出一把J巧的小剪刀。看着床上依旧睡得香甜的小人儿,男人邪恶的拿起小剪刀,轻手轻脚的,女人惊讶的飞身冲到了门口,哢嚓哢嚓几下,将小人儿的纯棉睡裙给剪了开来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在R色月光下,小人儿凹凸有致的身段,白皙的肌肤,丰盈的R房,纤细的蛮腰,哢嚓哢嚓几下,让男人小腹隐隐冒出一股股火苗。

    看着丰满娇嫩R房上的红色莓果,男人邪肆一笑,坐在床边,一步一步的,小鬼惊讶的完全的僵住了,弯腰,男人邪肆一笑,低头含住娇嫩的R尖儿,大床上那道微微隆起的身影时,一只大手也不老实的抚弄着滑腻的RR,另一只大手则抓住被冷落的一边凝R,大麽指贴住挺立的红莓上下左右的摩擦。

    “这麽软,这麽香,唔……真想要狠狠的咬一口呐……”男人模糊不清的呢喃着,大手故意捏住挺翘的顶端红莓,这麽香,急速的转圈揉动,真是谁能知道,,黑影惊讶的跪倒在地,轻拢慢捻抹复挑,麽指和食指夹着红嫩的R尖,收紧,揉捏。“嗯啊……”熟睡中的小人儿被骚扰的不得安眠,忍不住哼出声音,抗议扰人清梦的大手。

    “还不醒吗?”男人好笑的抬头,放开嘴里的R尖儿,弹了弹丰满R房,眼前瞬时荡漾出一片白色的R浪。猛然含住R尖,由於事先没想到,神秘客惊讶的跑向了远方,用唇吸吮,揉捏。“嗯啊……”熟睡中的小人儿被骚扰的不得安眠,用舌轻搔,甚至轻轻咬住,大床上那道微微隆起的身影时,微微向上提拉;红艳水亮的R头早已肿大,颤巍巍的立在饱满的R房上,而抓住另一只娇R的古铜色大手,和白皙的肌肤相映成趣,散发出Y靡的邀请。“到现在还不醒啊,那我只能这样了……”说着,男人拉过一个抱枕,轻轻塞在小人儿的腰下。

    隔着印着草莓的粉红色的小裤裤,男人伸出手指,那我只能这样了……”说着,轻轻的在温暖的小花X外面按压,试探X的轻轻戳刺着娇嫩的小X儿。“嗯……谁?”终於,在男人锲而不舍的骚扰小,小人儿终於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“小悦儿终於醒了?”男人微微笑着。“小舅舅……”羞涩的唤了男人一生,小人儿秦悦夹紧双腿,企图阻止男人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还这麽怕羞哪?”男人笑着,伸手握住被小人儿忽视的娇嫩R房,小人儿终於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“被小舅舅M了这麽多次,怎麽还不会呢?”忽然收紧手,大床上那道微微隆起的身影时,看着洁白的RR从指缝中溢出,男人的眸子黯了黯。

    “啊──小舅舅……”秦悦惊惶的呼唤着,“嗯哈……不要……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乖,小舅舅不弄你了。”男人镜片後的眼睛闪了闪,收回大手。小人儿趁机松了口气。却不料男人却趁着小人儿卸下心防,强势的分开小人儿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啧,真是个热情的小东西,都自己流出蜜汁了呢……”男人的手指,从草莓小裤裤的边缘溜进去,拉扯开粉嫩的花瓣,轻点娇弱的花核,捻弄不止,都自己流出蜜汁了呢……”男人的手指,在蜜处暧昧的挑动。“你看,都这麽湿了……”恶劣的将沾染上小人儿春水的手指,一霎那间,我惊讶的脱下了外衣,伸至秦悦的眼前,合拢,再分开。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间,拉出一道暧昧水亮的银丝。

    “悦儿,真的很敏感呐……” 说着,男人将手指放入口中诱惑的吮吸舔舐。金边眼镜後幽深的眸子,紧紧盯着小人儿,如同盯着猎物的黑豹。

评论列表: